<rp id="8c6mn"><object id="8c6mn"><blockquote id="8c6mn"></blockquote></object></rp>

    <rp id="8c6mn"></rp>
    <button id="8c6mn"></button>
  1. <em id="8c6mn"></em>
    1. <rp id="8c6mn"><object id="8c6mn"><blockquote id="8c6mn"></blockquote></object></rp>
    2. <rp id="8c6mn"></rp>

        重庆家教、小学初中高中家教首选重庆书之香
        书之香 见证孩子的成长过程
        • 教育在互联网时代更多要回归自然

        • 来源:书之香 日期:2018-05-13
        • 书之香:教育在互联网时代更多要回归自然

          互联网时代,教育该如何改革?人工智能到来,教育又该如何应对?今天,教育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需要教育者们做出选择。

          4月12日,清华大学附属中学举办的第三届清华基础教育高峰论坛上,清华大学原副校长、教育研究院教授谢维和说教育必须把握学生发展内需要和基本规律,才能信息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和未来立于不败之地。

          生命启迪,从熟悉每一个学生开始

          教育人与人之间互动,思想的碰撞心灵的启迪。而在此过程中,教师教育学生、塑造学生、影响学生关键。海亮教育集团总校长叶翠微说,“教育考查我们作为一位教师智慧使命与追求”。

          在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教育的使命依然培养完整人、幸福的人和面向未来的人因此更要抓住本质、回归本真。叶翠微认为,每一个走出学校的学生都应该具备独立思考、批判性思维、责任担当、持续发展等基本素质。

          那么教育者该如何培养今天的学生呢?

          关注每一个学生,关注学生不同阶段的发展特点,关注学生成长的过程......谢维和说在基础教育阶段我们更应该注重课程和知识心理化,按照学生成长的需求和规律来传授知识,因此教师应该去认识学生、了解学生、研究学生。

          信息科技快速发展今天,学生的认知水平和心理发展也在快速变化。他们学习方式和学习习惯更与传统的教育模式有很大不同。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曹志祥说教师更应该关注学生心理情感、性格等计算机与人工智能无法触及的方面。

          “你能叫出每一个学生的名字吗?你知道这些名字背后的含义吗?你了解他们的家庭对他们的期盼吗?”演讲中谢维和连续抛出这些问题后全场鸦雀无声。然而,他看来,认识学生只一位教师基本功。

          对于基础教育阶段的教师谢维和提出,应该能够了解每一个学生家庭背景与成长经历;能够比较专业化地去认识不同发展阶段学生成长需求与主要困难,识别学生发展中各种“症状”知道孩子们在不同成长阶段真正需要什么面临的主要困难和内在矛盾什么等等;能够比较专业地对学生的发展类型进行分类而不分等级,并对不同类型的孩子进行不同方式教育;能够认识学生生命的核心并能指导他们不断地发现自我的价值。

          “帮助和指导学生自己去不断认识和发现自己生命的‘痒处’,这认识和研究学生的最高境界。”谢维和说。

          评价研究引导可持续发展的教育

          最近中小学生“减负”问题再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学生校内减少课时与作业的负担之后又在校外培训机构加班加点。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认为,导致这些问题根源我们的教育目标和教育评价。

          “教育评价会严重影响教育培养的过程。我们缺乏一个科学教育评价系统。”王殿军说,学生校外机构通过“刷题”和强化训练能获得高分,获得更好的竞争力所以才会出现那么多的应试教育,那么多强化训练那么多的“畸形”学校和教育形式。因此“评价问题不解决教育就无法正常地进行。”他说。

          教育评价,能够撬动教育的整体改革。信息技术使教育者重新思考教育的目标和意义同时也为他们创造了更多可应用于教育评价的技术手段。

          如今,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正在探索教育过程的评价,将学生参与学习活动时间、地点、人物、过程结果等真实、及时完整地记录下来,由此形成大数据,再将这些数据应用于评价模型,来客观、全面地评价一个学生成长。此基础上基于云技术网络教学的空中学堂也在清华大学附属中学落地实施,共开设了200多门校本课程日常课程和实践课程。空中学堂不断向深化教育内涵的方向进行优化和升级,这正王殿军希望——信息化对于教育的本质推动和提升。

          对学习过程的观察与评价教师更容易了解学生收集、处理综合分析信息经过,也更清晰每一个学生的阅读与写作能力、分析能力决策能力交流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和批判性思维等核心素养。

          把握节奏,像农耕一样慢下来

          “在学习的过程中学生已经收获了99%最后的结果只1%。”王殿军说。过程性评价让教育放慢了脚步,让教师和家长不再将目标局限于分数,也使得学生可以享受自己成长历程。

          叶翠微将这样的教育称作“农耕式教育”。在小学教育的探索中他鼓励学生走进大自然、释放天性,用天然的好奇心来在发现触摸、观察中学习。

          在中学教育的探索中,王殿军则在努力通过解决实际问题的综合实践使学生形成受益终身思维能力。“带着学生重新发现数学结论,重新发现数学的问题让他知道怎样思考数学,怎样研究数学,怎样解决数学问题。”他说“最后可能数学公式忘了,结论也忘了,问题也忘了但留下来一种高阶的思维能力。”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把实验室资源进行开放式管理,鼓励学生组建研究社团,鼓励他们自己寻找问题。但教师会对问题进行评估,通过答辩来评估问题的意义价值和与学生认知能力匹配程度并对研究过程进行规范和指导。

          “我们永远不要低估学生的能力他们只有对不感兴趣东西才没有恒心去研究到底。”王殿军说。

          互联网时代教育似乎更要回归教育的本真认识每一个学生的独特之处了解学生不同发展阶段认知和心理特征,研究不同学生参与学习的过程,为每一个学生自主发展提供个性化指导,最终引导学生形成适合未来发展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

        快乐学习
        大发彩票 宁强县 | 泸定县 | 宜兰市 | 中牟县 | 鄯善县 | 新民市 | 仪征市 | 松桃 | 南川市 | 石柱 | 榆社县 | 太仓市 | 平顺县 | 浦城县 | 丰城市 | 九龙坡区 | 高雄县 | 昔阳县 | 柞水县 | 汉中市 | 肇庆市 | 洛扎县 | 高淳县 | 昌乐县 | 双辽市 | 阳信县 | 璧山县 | 宿松县 | 阳山县 | 开平市 | 瑞昌市 | 呼图壁县 | 玉溪市 | 辽中县 | 黑河市 | 潢川县 | 彭州市 | 西畴县 | 民勤县 | 吉木萨尔县 | 石狮市 | 奉贤区 | 留坝县 | 桐柏县 | 观塘区 | 巴东县 | 赤水市 | 枣强县 | 修水县 | 高要市 | 达州市 | 龙州县 | 彭州市 | 梧州市 | 宁化县 | 隆化县 | 宜君县 | 河池市 | 邢台市 | 三亚市 | 伊金霍洛旗 | 教育 | 四平市 | 木兰县 | 莆田市 | 五莲县 | 塔河县 | 囊谦县 | 盐边县 | 苏州市 | 安国市 | 开远市 | 中卫市 | 安图县 | 醴陵市 | 双桥区 | 绵竹市 | 招远市 | 余江县 | 海淀区 | 恩平市 | 乌海市 | 兴文县 | 扬中市 | 澄城县 | 土默特右旗 | 武山县 | 教育 | 任丘市 | 乐都县 | 平南县 | 漳州市 | 正镶白旗 | 榆树市 | 鸡泽县 | 招远市 | 麻栗坡县 | 鹤岗市 | 顺昌县 | 辽源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