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8c6mn"><object id="8c6mn"><blockquote id="8c6mn"></blockquote></object></rp>

    <rp id="8c6mn"></rp>
    <button id="8c6mn"></button>
  1. <em id="8c6mn"></em>
    1. <rp id="8c6mn"><object id="8c6mn"><blockquote id="8c6mn"></blockquote></object></rp>
    2. <rp id="8c6mn"></rp>

        重庆家教、小学初中高中家教首选重庆书之香
        书之香 见证孩子的成长过程
        • 中国中小学生学习时间"领跑"全球 课外班屡禁不止

        • 来源:书之香教育 日期:2018-03-23
        • 与中国“新四大发明”一同被写入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还有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的问题。近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我国中小学生“减负”问题研究报告(以下简称“研究报告”)称,我国中小学生课内外学习时间“领跑”全球。

          这样的“领跑”无法让人高兴,为此忧心忡忡的不仅有教育管理者、学者,还有每一个被课外补习班“裹挟”着停不下脚步的家长。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要‘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这第一次。”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说,公平而高质量教育,当下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课外负担重正教育领域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的一个真实体现。

          一句“做完了一天功课,让我们尽情欢乐”歌词,让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王国庆感慨,孩子们作业做到晚上9点、10点甚至11点“做完作业他们上哪儿欢乐,到哪儿荡起双桨呢”?

          “给中小学生减负”的呼声由来已久,可孩子们负担似乎“越减越重”。

          研究报告显示,与2005年相比,2015年学生上课外班的时间大幅度增长,学习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0.8小时,休息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2.1小时分别10年前的两倍和3倍。随之带来的大量青少年儿童睡眠不足,运动时间不够,小眼镜、小胖墩儿增多。

          中小学生课外补习成风的话题在各种场合讨论都极易引起共鸣。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师范大学校长杜卫在政协小组发言就引发了热烈讨论。他注意到现在的孩子要上“两个学校”一个传统的学校一个补习学校。补习学校如此盛行,他觉得“不太正常”。

          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生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

          校外培训机构蓬勃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问题:无资质办学出现“奥数班”等超纲教学与升学挂钩的“占坑班”还有教师队伍管理混乱等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提案就关注校外培训乱象,他认为现在到了必须规范时候。

          这一轮向校外培训“开刀”的举措,较以往力度更大,指向也更加清晰。党的十九大记者招待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出“要化解好学校减负校外增负的问题”。2018年年初的全国教育工作会明确,将出台促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规范有序发展意见,探索建立负面清单制度和联合监管机制。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首次清晰地划出了行动方案路径图和时间表即治理无资质和有安全隐患的培训机构,治理数学语文等学科超纲教、超前学的“应试”行为,治理学校和教师中存在的不良教学行为。

          韩平认为解决中小学生校外负担重的问题,必须采取标本兼治的综合办法。追根溯源,他认为根本问题出在升学通道上“评价体系单一还只看分数”。这个根子上的问题解决不了校外培训班的火爆会始终存在。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基础教育的优质资源不够均衡。“现人们实现了‘有学上’的期盼,转向要‘上好学’。哪个家长不希望孩子能上好学校。”目前我国执行义务教育阶段取消选拔性考试,小升初阶段公办学校都直接划片入学优质民办学校就成了“香饽饽”。很多家长希望孩子削尖脑袋挤进民办好学校“比谁分数高就得不停地去校外补课”。

          要解决多年难治的校外补课热,韩平认为得多管齐下。首先,还要逐步形成一套科学、全面的评价学生的方式,让升学通道更加多元“不只盯着分数”。同时,他也提醒家长要根据孩子的情况选择适合的学校,“非要挤进分数很高的学校,孩子可能跟不上,自信心和自尊心就会受到打击甚至可能出现逆反等心理问题”。

          出现一些“疯狂的培训”与各种培训机构的“忽悠”也有很大关系。韩平提出,现在当务之急要做,对社会上这种培训机构进行规范管理。

          眼下各地对培训机构的审核也存在混乱无序的问题,“好几个单位可以审批,有的工商,有在民政或文化部门。”他认为应趁着此次机构改革的机会,把监管责任理顺。

          同时,一些培训机构与民办学校“暗中通气”利益捆绑,培训内容与升学挂钩的行为必须严厉杜绝“这种情况造成影响和后果非常恶劣”。

          朱晓进则认为,校外培训机构师资队伍混乱问题应重点解决。他建议制定培训机构教师准入标准、建立培训机构教师职称体系。同时应要求培训机构的老师取得行业准入教师资格证并建立起这类教师的等级和职称制度让他们有职业发展的方向和目标。

          “其实校外培训并非‘洪水猛兽’,也不该完全禁止,它存对青少年的个性化成长和全面发展也确实有学校以外的补充作用。”韩平建议,在对课外班进行规范监管同时学校和家长也不要只关注分数,“孩子有一些对体育艺术的兴趣和爱好会受益终身”。

        快乐学习
        大发彩票 荔波县 | 叶城县 | 五大连池市 | 泸州市 | 营口市 | 南雄市 | 鄢陵县 | 海兴县 | 余江县 | 葵青区 | 孙吴县 | 柯坪县 | 吉林省 | 腾冲县 | 紫金县 | 黔西县 | 水富县 | 岳池县 | 绥宁县 | 南丰县 | 兴隆县 | 丹寨县 | 乾安县 | 洪湖市 | 名山县 | 革吉县 | 镇巴县 | 澎湖县 | 平昌县 | 舟山市 | 台东市 | 盐边县 | 化隆 | 新平 | 朝阳县 | 镇平县 | 竹山县 | 大英县 | 垫江县 | 上林县 | 商城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丹巴县 | 德兴市 | 香港 | 黄浦区 | 个旧市 | 彰武县 | 铜山县 | 荣成市 | 美姑县 | 新龙县 | 达州市 | 大足县 | 丹江口市 | 南岸区 | 德州市 | 车致 | 凌云县 | 四子王旗 | 临夏市 | 红桥区 | 兴山县 | 巴里 | 大荔县 | 白水县 | 金阳县 | 得荣县 | 通江县 | 兴国县 | 同仁县 | 金寨县 | 福贡县 | 文水县 | 通河县 | 大渡口区 | 凤台县 | 龙泉市 | 沭阳县 | 湾仔区 | 嘉祥县 | 云和县 | 定日县 | 天台县 | 镇安县 | 邢台县 | 浠水县 | 紫金县 | 万源市 | 瓮安县 | 鞍山市 | 承德市 | 巴彦县 | 平安县 | 济阳县 | 平利县 | 六枝特区 | 易门县 | 上栗县 | 罗平县 |